拔除儿童乳牙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3-30 21:44    次浏览   

什么是标化工作量?邹振东解释:根据医疗预防等服务中人力、技术、风险等因素,将不同类别的服务项目折算成同一个服务量指标。在经过对2011、2012年的数据测算分析、持续数月调研后,全新的“标化工作量”测算出炉。以医疗业务类领域为例,复合树脂类充填项目(也即“简单的补牙”)为1个标化值,口腔内科、口腔外科、口腔修复科等数百个服务项目全部量化,实行标化值:一次门诊是0.2个标化值,一次数字化摄影是0.1个标化值,曾经“吃力不讨好”的儿童乳牙拔除,一次是0.5个标化值……此外,公共卫生领域也实行标化工作量,如口腔健康检查(人次)是0.5个标化值,洁牙治疗(人次)是4个标化值,参与口腔公益活动(人次)是0.3个标化值。

标化工作量计算劳动价值

医生绩效工资与经济效益息息相关,这样的考核制度迫使医生将经济效益放在首位,服务病人则退居其次。这种制度弊病能否破解?近日,记者从闵行区牙防所获悉:该院在全面预算管理中,一改过去绩效工资“趋利指挥棒”,将临床、预防工作全部打通,实行标化工作量。补牙镶牙算“工分”,义诊服务也算“工分”,全新考核体系弱化了以往的趋利动向,引导医生重视预防、关口前移,着重提高服务质量。

业内人士评价,闵行区牙防所推行的标化工作量,凸显了公立医院公益性,值得其他同行借鉴。不过,标化工作量想要“落地”综合性医院,还需更多层次的数据分析、更全方位的测算才能实现。

淡化趋利的考核方式一开展,“指挥棒”方向随即改变。

淡化趋利考核调动服务积极性

闵行区牙防所所长邹振东说,以往计算医生绩效工资,经济效益是主要的考量因素。举个例子,拔除儿童乳牙,收费低、患儿配合度差,医生往往耗费很长时间也没取得什么经济效益;至于义诊服务,更是分文不取,全凭医生“境界”来完成。怎样摆脱趋利行为,体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?去年3月起,闵行区牙防所开始实行全面预算管理,采用“标化工作量”计算医生劳动价值与经济收入。

闵行区牙防所于向华医生说,“过去医生们都盯着看门诊,预防保健这样的活没有经济收效,鲜有人问津;而今情况发生改变,预防保健也算工作量,还能走进社区与居民建立良好关系,何乐而不为?”古美门诊部负责人田应菊则表示,全新考核方式有效调动了医务人员主动服务的积极性。数据显示,新制度实行半年后,闵行区牙防所共接诊84040人次,同比增长19%;为贫困老年人镶制全口义齿253副,完成率达110%;均次医疗费用为236元,同比下降12%。截至去年年底,闵行区牙防所共完成99966个工作量,完好实现了防治结合基本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