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厘清事实真相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3-04 22:43    次浏览   

人民网记者追踪报道武汉检方“交500万放走嫌犯”事件遭遇窘人一幕——省、市、区三级检方层层推诿,约好的采访时间和地点一变再变;40多小时的苦苦等待,换来的是一次次推诿和爽约。众多网民关注和质疑的“500万悬案”,诸多疑点无人回应。

采访遭拒真相难求,但网民对江岸检方是否徇私枉法的疑问却挥之不去。嫌犯用非法手段牟取的“非法所得”,检方称为“不正当利益”,其构成是骗取国家补贴、侵占村民利益还是偷税,亦或是其他名目?检方对“不正当利益”认定的依据是“审查预估”,既然是“预估”,又何以结案?“不正当利益”是1100万以上,检方为何只“暂扣”500万,其余至今未予追究,检方是否渎职? 审查预估的是1100万以上,检方在公开回应时为何缩水到500万以上?嫌犯行贿数额从216万缩水到56.3万,检方为何没有启动监督程序……

5月9日上午9时许,武汉市检察院突然告知,由于该案系江岸区检察院承办,由区检察院接受采访,时间推迟到下午2点半。双方约定,届时在区检察院碰面,一起参加采访。

疑问之外,武汉检方在对待网友投诉、舆论监督、追踪报道的三个阶段,呈现出三种不同的“表情”,也耐人寻味。网民曾多次在人民网《地方领导留言板》对黄某贿案进行投诉,对武汉检方是否依法办案提出质疑,但检方以“舆情热度不够”为由不予回复;本网披露“交500万放走嫌犯”事件后,网友看到的不是由上级机关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,而是由被质疑的对象“自证清白”;在媒体追踪报道、探求事实真相时,检方互相推诿,直至回避。

武汉检方的做法令人不解。中央政法委多次要求,政法机关要主动适应新媒体时代信息传播格局,努力拓展民意沟通渠道,以开放自信的态度,第一时间回应社会关切。“交500万放走嫌犯”事件,在广大网民和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,至今网友投诉和质疑不断,武汉检方为什么还犹抱琵琶、遮遮掩掩呢?

5月3日中午,人民网刊发报道,披露了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在一起贿案中的蹊跷执法行为。报道当晚,江岸检方通过其官方网站自证清白。记者报道和检方回应截然相反,引发大批网民的关注和热议。为厘清事实真相,回应网民关切,人民网总部5月7日下午从北京派出2名记者,专程赴鄂追踪采访,但联络采访的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湖北检方没有任何人接受采访。

5月8日下午5时许,在省检察院把“皮球”踢给武汉检察院后,本网立即联系武汉市检察院,要求9日上午10时到该院采访。武汉检察院告知,已接到上级通知,同意9日上午11时安排在市检察院采访。

5月7日下午,按照湖北省检察院此前提出的“涉检舆情归口省检”的要求,本网向省检察院发出《采访联系函》。对方先是表示,会尽快上报并予落实;随后改口,采访不大可能,但会有回复意见;直到8日下午5点,对方回复,“已将《采访联系函》内容转给武汉市检察院,采访由武汉检察院安排,请与他们联系。” 湖北省检察院把“皮球”踢给了武汉市检察院。从提出采访到收到答复,记者足足耗费了20多个小时。

9日下午1点半,记者依约从武昌动身,驱车前往位于汉口的江岸区检察院。1点50分,汽车刚驶过长江二桥进入汉口,记者突然接到对方电话,“区检察院因为有临时办案事务,不能接受采访。”记者询问,难道全体出动没有留下负责的吗,何时重新安排采访……对方支吾其词后挂断电话。江岸区检察院“临时有事”干脆爽约,让人民网采访车在滚滚车流中,进退两难。

本网将对“交500万放走嫌犯”事件持续关注。 (记者马丽娅 荣先明)